新闻资讯网,最新新闻资讯

头条文章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

贸易政策不清晰 美企决定与反华势力“抗争”

时间:2021-09-02人气: 作者: 观察者网

原标题:贸易政策不清晰,美企决定与反华势力“抗争”

[文/观察者网 丁悦]

拜登政府已执政7月有余,但至今未发出任何关于重启对华谈判的信号。随着时间的流逝,美企的耐心也正在消失。近期,美国企业开始用自己的方式“抗争”。

据《纽约时报》9月1日报道,美国商界呼吁白宫降低对中国商品的关税,并出台清晰的对华贸易政策。

“商界对缺乏具体的中国经济政策感到沮丧。”美国商会 (U.S。 Chamber of Commerce) 负责亚洲事务的高级副总裁查尔斯·弗里曼 (Charles Freeman) 说。

为了与白宫和国会的“反华”情绪抗争,美国商界与“左翼老将”桑德斯,以及进步团体接触合作,要求限制反华条款。8月5日,包括代表半导体、零售业等领域的30多家美国行业商会,向美国贸易代表戴琦和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发出联名信,敦促拜登政府撤销中国商品额外加征的关税,并呼吁重启和中国在经贸领域的接触。

“对我来说,‘让我们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这句话,不是一项政策,而是竞选口号。” 英特尔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格尔辛格 (Patrick Gelsinger) 说,“现在是时候开始真正的工作了,与中国建立真正的贸易关系政策,围绕商业出口和技术进行接触。”

企业的耐心正在消失

《纽约时报》9月1日报道,美国企业表示,他们对白宫对中国的态度越来越感到沮丧,特朗普时代的对抗性政策仍在实施,而拜登政府在对华经济政策上始终缺乏明晰的规定。

拜登上台以来,延续了特朗普时期的政策,对价值约36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进口关税,并且此前设置的2000多种产品的关税豁免都已过期。

与此同时,拜登甚至放大了一些特朗普时期的政策。6月3日,拜登以“应对中国军工企业威胁”为由签署行政命令,将59家中企列入投资“黑名单”,禁止美国人与名单所列公司进行投资交易。7月初,美国方面公布了一项所谓的“香港商业警告”,抹黑中国香港营商环境,并宣布对7名官员实施非法制裁。

然而,拜登政府始终没有说明他们如何看待与中国的经济关系。自今年1月上台以来,拜登政府对特朗普政府实施的所有国家安全措施都开展了审查,其中就包括2020年达成的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目前,审查已经持续了几个月,至今不知道何时能结束。

8月6日,美国白宫新闻发言人珍‧普萨基(Jen Psaki)在简报会上回应称:“关于审查什么时候结束,我没有任何时间表可以告诉你。”

此前,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拜登政府官员曾透露,相关政策审查预计要持续到今年秋季。

无尽的等待下,美企的耐心开始逐渐消失。“政客”新闻网指出,这些公司曾非常乐意给拜登一个机会来审查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但现在已经感到不耐烦了。

对于美企来说,《纽约时报》指出,中国是最大、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他们需要弄明白美国公司能否与中国做生意。

商界对缺乏具体的中国经济政策感到沮丧。”美国商会 (U.S。 Chamber of Commerce) 负责亚洲事务的高级副总裁查尔斯·弗里曼 (Charles Freeman) 说。

“对我来说,‘让我们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这句话,不是一项政策,而是竞选口号。” 英特尔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格尔辛格 (Patrick Gelsinger) 说,“现在是时候开始真正的工作了,与中国建立真正的贸易关系政策,围绕商业出口和技术进行接触。”

“公司目前面临的主要困境是不确定性。”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主席克雷格·艾伦 (Craig Allen) 说,“关税会保持不变吗?它们永久存在吗?要求关税豁免的程序是什么?没人知道。”

全美零售联合会 (National Retail Federation) 负责供应链和海关政策的副总裁乔恩·戈尔德 (Jon Gold) 说: “我们当然希望本届政府能迅速采取行动,解决关税问题,无论是恢复关税豁免措施,还是寻找对中国的新政策来解决这些问题。”

“这是我们在竞选期间从拜登总统那里听到的希望。”戈尔德补充说。

与反华情绪斗争

据“政客”新闻网报道,自春季以来,美国商界的游说团体一直在与国会和白宫的反华势力“作斗争”。

游说团体包括美国商会,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和全美零售联合会等,目的在于破坏拜登政府和国会官员提出的一些最激进的限制贸易政策。

为此,商界选择了与非传统盟友——进步团体站在了一起。

近几个月来,拥有250多家美企会员的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 (U.S。-China Business Council) 与参议员伯尼·桑德斯 (Bernie Sanders)和美国国内一些反战团体进行了接触,这些团体赞成敦促国会限制反华条款,并认为应该优先考虑与中国在气候变化领域展开合作。

这些团体和进步人士认为,美国不会停止与中国的贸易或合作。

该委员会负责咨询服务和政府事务的副主席安娜·阿什顿 (Anna Ashton) 表示,国际安全可能会改变与中国进行商业接触的一些限制因素,“但归根结底,我们的经济因为能够与中国进行贸易而受益匪浅。”

我们需要区分对中国人权的批判,和将中国作为我们自己国内问题的替罪羊的冷战思维。” 众议员伊尔汉·奥马尔(Ilhan Omar)说。

桑德斯 (Sanders) 也在最近发表的文章中概述了这些担忧,有游说团体说,这篇文章在大公司圈子里广为传阅。

今年6月,美国国会参议院以68票赞成、32票反对的结果投票通过《2021年美国创新与竞争法》。其中,参议院通过的一项针对贸易法规的修正案中,明确提出对中国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以提供必要的杠杆作用来支持美国竞争,同时确保美国在制造业中的竞争力”。

这一法案遭到了美企游说团体的强烈反对,双方展开了激烈辩论。最终游说团体的抗争取得了初步胜利,众议院在法案中淡化了“反中”言论,回避了最繁重的商业条例。

但商业团体依旧面临着重重挑战,其中就包括共和党人的指责和攻击。共和党人抓住中国问题,借此指责拜登“外交政策软弱”。

8月,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希告诉国会议员,她已要求一个众议院委员会同时推进一项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计划和一项3.5万亿美元的支出方案,可能要到秋天才能完成。佩洛西告诉行业代表,她不会采用参议员的反华法案,而是会提出自己的法案。

因此,“政客”新闻网分析称,商界游说团体和进步团体必须加紧合作,在秋天立法之前加紧游说辩论。

呼吁拜登重启对华贸易谈判

8月5日,包括代表半导体、零售业等领域的30多家美国行业商会,向美国贸易代表戴琦和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发出联名信,敦促拜登政府撤销中国商品额外加征的关税,并呼吁重启和中国在经贸领域的接触。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发出联名信的包括美国商会、美国全国零售商联合会、美国农会联合会、美国半导体工业协会以及约200家美国大公司高管组成的“商业圆桌会议”等数十家华盛顿最具影响力的商业协会。

在公开信中,美国商界代表表达了对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强烈支持”,呼吁白宫继续与中国就经贸问题进行接触,并且就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没能涵盖的国家补贴、政府采购、网络安全等问题展开谈判。此外,他们还敦促美国贸易代表给予企业以更多的关税豁免权,并启动全面降低中国商品关税的进程。

“由于关税,美国产业在国内制造产品和提供服务的成本增加,使这些产品和服务的出口在海外竞争力下降。”联名信中写道。

8月底,据法新社报道,美国贸易代表戴琪与美国商会中国中心顾问委员会以及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的高层举行视频会议,讨论中美贸易问题。

此后发布的声明中称,戴琪承诺将继续与所有美国利益相关者接触,包括美国商会中国中心顾问委员会、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及其各自的成员,以收集他们对这些重要问题的意见和反馈。

声明称,戴琪承认美国与中国贸易关系的重要性,并强调了彻底的战略评估对制定有弹性的贸易政策的重要性。美国政府和美国贸易办公室正在对中美贸易政策进行全面审查。

现在,美国国内不同规模的企业仍在等待拜登改变特朗普的贸易政策。自行车批发商和制造商肯特国际 (Kent International) 首席执行官阿诺德·卡姆勒 (Arnold Kamler) 表示,对从中国进口的自行车征收的25%关税极大地消耗了其业务的现金流,迫使他从银行贷更多款。在过去的两年中,他一直将额外进口关税的成本转嫁给零售商。

“老实说,我们希望拜登政府能够意识到贸易战没有奏效。” 卡姆勒说。

责任编辑:朱学森 SN240